当前位置:首页 > 以史资政 >

辛亥印迹遍徐州

2016-08-16 10:29  作者: 王大勤  来源:文史委
  推翻封建王朝统治,实现改朝换代的辛亥革命,在徐州留下了不少印迹。
  一、街巷
  l、中山街。现在的彭城路,原来是徐州旧城区的中轴线。这条中轴线早年分为5段,由北向南依次为彭城街、中道街、南门大街、上街和剪子股。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为纪念孙中山所领导的辛亥革命,彰显新时代的风采,铜山县政府将上述几条街统一定名为中山街。抗战胜利后,考虑到这条街对古城徐州具有代表性,于是便以“彭城路”之名代替了“中山街”之名。
  2、中山路。日伪时期,日本侵略者为加紧对徐州的控制和掠夺,强令当时的伪政府开拓马路。其中之一就拓宽了北起黄河北岸的王家店,南到云龙山北门之西的山坡之下这条长达2500米的大道。因为当时的徐州市市长名叫张云生,于是便为这条路取名“庆云路”,隐含“路既成而彩云生”之意。为纪念孙中山所领导的辛亥革命,抗战胜利后,即将“庆云路”更名为“中山路”。
  3、少华街。今天的少华街早年称“县署街”,因为铜山县衙设在这条街上而得名。1913年北伐军讨袁失败后,县民政长韩志正避难京师,接替韩志正为县民政长的袁良干亦随南军南下,这时王少华被推举为县代理民政长。王少华上任之后,即彻夜筹划保境安民之策,并亲率仅有的保安力量镇压匪徒,从而使全城秩序恢复正常。正在这时,复辟狂张勋再次占领徐州,并向王少华逼要军粮饷银。王少华不忍再向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徐州百姓摊派钱粮,因而遭到扣压、辱骂、毒打达3日之久,无奈之下便坠楼身亡。王少华牺牲后,徐州各界为其隆重举行葬礼,同时将“县署街”更名为“少华街”以示纪念。
  4、道平路。现在的建国路自彭城路口往西一段,早年是由莺市街、筢子街和毓秀巷几条小街巷组成的。1917年,老同盟会员、中华革命党人崔道平奉命密谋刺杀张勋,因事情泄露,被张勋逮捕杀害,尸体葬于云龙山北麓。为纪念这位献身民族大业的辛亥革命志士,铜山县政府将崔道平曾经居住过的毓秀巷连同莺市街、筢子街一起,统一命名为“道平路”。崔道平的家乡邳县四户乡亦改称“道平乡”。
  5、中枢街。中枢街是为纪念辛亥革命期间热心教育事业的乡贤梁中枢而命名的一条街道。梁中枢于清朝末年留学日本,回国后致力于教育救国之道。他曾任铜山县劝学所所长和县第一高等小学校长,并亲自讲授国文课程。梁中枢爱校如家、爱生如子,星期天、节假日照常到校,从不间断。每天晚上散学后,必绕校巡视,每天阅读学校日志,及时解决师生反映的问题。其勤勤恳恳、鞠躬尽瘁的职业精神,深得学校师生和教育界的好评。因积劳成疾,1920年7月13日病故,终年61岁。为纪念这位致力传播辛亥革命精神、践行教育救国之道的乡贤,铜山县政府将原来的兴隆街、二府街、福寿街、石牌坊街等7条小街统一改称“中枢街”。
  6、博爱街。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徐州西门外有一条无名小道,小道出瓮城不远即分为两岔:一岔向南,称驴市;另一岔向西北,经“大悲庵”通往城外。北伐胜利后,为显示新时期的到来,铜山县政府便将庙宇“大悲庵”的大慈大悲转义为孙中山提出的“博爱”之说,于是便将这一带取名为“博爱街”。
  7、大同街。如今的大同街早年称“察院街”,因为清王朝时期的徐州察院设在这条街上而名。北伐战争胜利后,则取当时流行的“世界大同”之说,改“察院街”为“大同街”。
  8、三民街。今天的解放路从青年路口往南这一段,原来称“下街”。辛亥革命后,取义于孙中山提出的“民族、民权、民生”三民主义,改“下街”为“三民街”。
  9、统一街。统一街是徐州老城区一条有名的南北大道,它北起旧城北门一直向南,通向城市中心与文亭街交会处。早年这条大道称作“北门大街”,街面全是大石板铺设,两旁零售店铺一家挨着一家。自北向南还有彭祖井、彭祖祠、权谨牌坊等名胜古迹。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为彰显北伐胜利、南北一统之义,于是将原来的“北门大街”改称为“统一街”。
  除此之外,与孙中山和辛亥革命相关的街巷还有民生巷、民享里、开明街、兵工路等。
  二、建筑物
  徐州与辛亥革命有关的建筑物很多,这里主要列举以下几个:
  1、中山池。1926年,徐州人张仁厚等6人合资,在当年的中山街上筹建一处中山池,1928年7月正式开业。浴池冠以“中山”二字,本意是为纪念民国之父孙中山先生,但是也引起不同的反响。有人提出,浴池是人们脱衣洗澡的场所,以“中山”二字命名有失对国父的敬意。当年的铜山县政府认为,这个意见有道理,于是就责成浴池主人更名。后来经过几位老学究的商讨,决定以谐音“种珊”二字代之,就这样“中山池”便更名为“种珊池”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笔者在四中读书时曾到“种珊池”洗浴。浴室座位分一、二、三等,雅座设备较好,服务热情周到,但票价也高。我作为贫困学生,自然只能买三等座票,享受较差的服务了。
  2、中山堂。徐州及所属各县共有中山堂多处,其中徐州市区的中山堂建于1942年,原名“公会堂”,由日本人掌控,除开会、演戏外,还放映电影。抗战胜利后公会堂由国民政府接收,为纪念孙中山创建国民政府,开始改称“国民会堂”,后来蒋经国又决定更名为“中山堂”。
  丰县中山堂位于丰城东门外的丰县公园内,这座中山堂,建有回廊,厅堂内的屏风为透花木雕,日军占领丰城后被毁。
  睢宁县中山堂为该县高作公园内的主体建筑,飞檐翘角,气势雄伟。整个建筑毁于“文革”之中,仅有照片保存下来,并刊印在1997年出版的《高作镇志》上。
  3、王少华纪念堂。1928年,国民革命军取得北伐胜利后,地方人士徐致堂等人倡议为王少华修建纪念堂。这一倡议得到徐州各界人士的一致响应,并获得冯玉祥将军的积极赞助和南京国民政府的一笔专款。为节省开支,纪念堂选在斗姥宫后院进行改建。改建后的纪念堂,门前悬挂着于右任书写的“王烈士少华纪念堂”匾额。堂内正中,上悬孙中山先生遗像,下为王少华画像并附简略事迹。像前有香案、座椅等陈设,还有银盾、银环以及对联、镜框、万民伞等纪念物品近百件。1938年5月,徐州沦陷后,纪念堂被毁。
  4、花园饭店。花园饭店是苏州籍商人吴继宏、吴继昌兄弟二人,于1916年在徐州建造的一座德国公寓式小楼。主楼分上下两层,共有单人、双人房间和工作室10间。一、二两层还各有南北长约10米、东西宽约5米的长方形大厅。一楼后侧设有与主楼连成一体的餐厅,可供30人同时就餐。辛亥革命前后,蒋介石和各路军阀的显赫人物,诸如冯玉祥、张勋、张宗昌、褚玉璞、孙传芳等,均在此下榻过。特别是复辟狂张勋自1916年6月至1917年5月,在这里主持召开4次“徐州会议”,为其实施帝制复辟进行种种准备工作。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封建与共和、复辟与反复辟的斗争,以及南军与北军相互争战的决策、部署,多数是在这里制定和发出的。
  5、新大洋服店和鼎丰布店。辛亥革命爆发后,革命军的武器弹药需要花钱制造和购买,部队吃住行需要大笔开销,一时间经济十分困难。1912年,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有人曾建议他做一套西服,但孙中山觉得西服衣料都是外国货,花钱较多。为节省国家开支,他特意叫一位西装技师设计一套庄重大方的中式服装,并穿着这套中式服装出席临时大总统就职仪式。因为这种服装是孙中山第一个穿的,所以人们便称它为“中山装”了。中山装用高级衣料与一般衣料均可制作,而且既可作礼服,也可作便服,故很快在全国流行开来。民国初年,浙江宁波人毕某在徐州的太平街开设一家新大洋服店,主要制作西装和布军装、毛料军装、铁路和邮局制服以及学校童子军装等。北伐战争胜利后,徐州各机关的公务人员逐渐将旧式服装改换为中山装,各人民团体工作人员以及学校教师亦多愿着中山装,在这种情况下,新大洋服店便越来越多地做起中山装来。由于业务量不断扩大,1929年店主人便把新大洋服店迁至大同街西头,同时在大同街东头又增设一处新店,并从上海、南京请来十几位技艺高超的师傅参加制作,还招收一批学徒工。中山装的兴起,令大同街鼎丰布店的生意日渐红火。为更好地推销中山装布料,布店老板让全店员工一律着中山装应市,全员同装,整齐划一,令路人观感为之一新,前来买布的人也越来越多。应当说,新大洋服店和鼎丰布店的兴盛,既是辛亥革命新风尚的具体体现,也是辛亥革命新潮流带来的商业效应。
  6、张勋生祠和祠堂花园。张勋生祠和祠堂花园建于1915年,地址在徐州城内稍偏东北孔庙前的10亩隙地上。因为这里北依黄河霸王楼,南对户部山戏马台,而且可以西望鼓楼,东观黄楼,地点绝佳。张勋生祠雕梁画栋,曲径回廊,俨然是一座华丽的宫殿。祠堂四周花木扶疏,祠堂院内巧设花园,园中有碧水,水面上有九曲桥,桥下有小溪,桥上有暖阁,出暖阁不远处又有凉亭,水中画舫可容10多人在水中荡漾。为增添生祠四季美景,张勋还从南京、山东、河南等地引进铁树、牡丹、芍药、榆叶梅等花木。为建生祠和祠堂花园,张勋下令在8县中按田亩加收附加税,每亩2分,共收白银3.6万两。
  三、石刻
  在徐州,作为纪念辛亥革命和辛亥革命人物的石刻很多。诸如:
  1、北伐阵亡将士陵园纪念碑。北伐胜利后,国民政府在徐州云龙山西北坡设立北伐阵亡将士陵园,并于1929年元月20日举行了陵园落成典礼。陵园大门面北,圆拱形的门洞上方绘有国民党党徽,进门不远处耸立着一座梯形尖顶四面体纪念碑,碑面刻有蒋介石题写的“国民革命军烈士纪念碑”10个大字。陵园深处重重叠叠地排列着数百名阵亡将士的坟墓,亦有大大小小的众多墓碑。目前存留在市博物馆院内的碑碣仍有多块,其中有顾祝同书写的“万古英风”碑,有刘峙书写的“白刃可蹈,壮志不渝。身经百战,气雄万夫。死而死耳,主义是揄”碑等。
  2、周祥骏烈士纪念碑。北伐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于1928年9月12日发布第495号令,指令在徐州周祥骏先生就义之地建立烈士纪念碑,并拨款千元抚恤遗属。1929年夏,于右任、柳亚子等42人发起,为周祥骏烈士发布两道征文启示,以追怀义烈,表彰功德。国民党元老于右任还题写“横经针孔孟,沥血铸徐淮”挽联。同年7月16日上午,又在云龙山召开追悼大会。据说,解放后周祥骏的后人,曾到徐州多方寻找烈士纪念碑,但寻无结果。
  3、王敬久剿匪纪念碑。王敬久,丰县人,黄埔军校第一期学生。北伐初期任营长,隶属东路军何应钦、顾祝同麾下。因其英勇善战,身先士卒,深受何、顾赏识。1928年任团长时,追击直鲁军路过徐州,丰县县长王公玙到徐州拜晤,并请求前往丰县清剿日益猖獗的匪患。对此,王敬久慨然应允,并星夜抵达丰境,经十数日搜索追剿,最后一举全歼,为地方除了一大灾难。他所率领的部队纪律严明,与其他军阀形成鲜明对比,县民皆感其德,于丰县公园内为其树立剿匪纪念碑,永志其功。碑高4米,阴面刻有剿匪概略,阳面刻有蒋思痛题书的王敬久剿匪功德诗:
陆离长剑雄当代,迤逦名园济世才。
折节自将三害杀,书生岂为大风归。
云开尚识中阳里,风起今留纪事台。
歌舞一齐新姐妹,花枝弄摆看碑来。
  4、云龙山摩崖石刻。云龙山上与辛亥革命有关的摩崖石刻主要有3处:
  一是云龙山西北坡,靠近北伐阵亡将士陵园南侧的摩崖上,有“罡风正气”4个正楷大字,非常明显,这是为褒奖辛亥革命阵亡将士而镌刻的石刻。
  二是云龙山北坡峭壁上有戴传贤书写的“造林兴学,富国强兵,发展文化,保障汉京”16个大字。戴传贤,即戴季陶,早年留学日本,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
  三是正对云龙山北大门的一条山涧中,有一块陡峭的巨石,石上有民国二十七年(1938)镌刻的“大观”两个正楷大字。所谓大观,除观赏山上的秀美风光、名胜古迹外,当然也包括观赏山上与辛亥革命有关的石刻。
(编辑:学宣委) 点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