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以史资政 >

建国初期徐州废除封建“把头”制度始末

2017-10-24 10:18  作者:张忠泰  来源:文史委
  建国初期,在中共徐州市委和市总工会的直接领导下,徐州煤矿、搬运和建筑工人掀起轰轰烈烈反封建把头制度的斗争。这场斗争从1950年3月开始,至1950年底结束。斗争令封建把头威风扫地,工人们扬眉吐气。同时废除了从清末延续至解放初期以封建帮会的人脉关系构建起来的劳动组织和劳动用工制度,建立起新型的劳动组织厂、车间、班组(大队、中队、小队或井、段、组)三级管理体系。封建把头制度的由来封建把头制度,亦称为封建把持制度,是清末民初劳动组织和劳动用工合一的制度。这种制度,是建立在封建帮会、行会组织上的,帮会或者行会的头目与官府勾结把持一方或几个行业经营活动,参与劳动组织管理和分配,欺压盘剥工人从中渔利。
  清末,徐州市区开始有以人力运输谋生的推脚工人。这些推脚工人手推独轮车(俗称洪车子、木轮铁箍,运输起来相当吃力),给粮行推运粮食至酒油槽坊,给干果杂货行运输货物。为了集中揽活,推脚工人便自发形成脚行,而一些帮会见有利可图,便渗透脚行充当脚行头,从中捞取好处,这些脚行头就是后来的把头。至民国初期,由封建把头把持的脚行进一步明朗化、公开化。民国十年(1921年),脚行已形成了各自的“势力范围”,将市区的运输业务瓜分为若干个区域地段,较大的地段往往有十几个行门,独轮车七、八十辆;少一些的三、二个行门,二、三十辆独轮车,每一个地段中都有一、二个把头(脚行头),他们不直接推车运输,而是调配车辆,联系货运以及领取运输费和分钱事务,享有同干活的脚行工人一样的分钱权益。由于脚行由帮会控制,想干推脚这一行,就必须参加帮会组织。参加帮会组织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首先是想法筹些钱,准备两桌酒席,请地段的把头,还要向地段的把头上缴5条装粮食用的帆布口袋,还须有人作保。
  津浦铁路通车后,一些脚行把头把注意力转向了火车运输。民国元年(1912年)安清帮(从红帮分裂出来帮助清廷的帮会组织)头姜文举、郭兴运分别在火车东站成立南车行和北车行,把持了车站的货运和东关一带的货物装卸搬运运营业务。民国四年(1915年)陇海铁路建成通车,徐州北站相继建立,郭兴运为了扩大自己的地盘,将他的侄子郭某某派到北站充当把头。当时旧军阀关林汉在北站开设搬运局,东北两站的货运均由其把持。他本人不问事,坐地分赃,叫其亲信充当局长。他们下面有大大小小的封建把头,一个把头带领几个或者几十个工人,自划地界,自立为王,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郭某某当了把头后,逐步将北站的货物运输揽在自己的范围内,形成了以他为上线的大小把头。至徐州解放,搬运业的封建把头已经发展到上百个行门,几百个大小把头。
  民国十年(1921年)左右,徐州开始有了营造厂(建筑包工公司)。这些公司由包工头把持,包工头下面以工种划分工头。这些工头为了保持既得利益,往往参加各类帮会寻求保护,这样就形成了带有封建色彩的把头制度。当时较大的营造业把头是张姓和刘姓两人在统一街淮海路南(今中央百大北处)开的通达营造厂。该厂有石、木、瓦、油漆等工种,各工种均有把头把持。
  煤炭行业的把头制度产生于1882年胡恩燮开创徐州利国驿矿务局时期。胡恩燮从山东、东北招来数百名工人开采蔡山煤矿,这些工人慢慢地演变成煤矿的里工、外工。外工即包工制,主要为井下采、掘工种,这就形成了初期的封建把头制度。民国元年(1912年),袁世传接办贾汪煤矿,为了减少劳动力成本,确保煤矿的正常运转,进一步规范了里、外工制度,里工属于煤矿管理,相当于现在的固定工或长期合同工,工作岗位固定,有相对稳定的收入,这部分人大都是企业的技术工种,这就保证了煤矿的有效运转。外工属于包工柜(把头)管理,相当于现在的临时工或者是劳务派遣工,由包工头直接招募,资本家对工人的生活安排、工作分配等事项一概不负责任,工人工资采取按件计酬的办法,资本家向包工柜支付工资,再由包工柜扣除各种名目的费用后分给工人,包工柜必须安排工人在规定的时间里保质保量地完成承包任务。外工工作期限不固定,忙时聘用,闲时不用,可随时辞退,且工资福利待遇少于里工。至解放前,贾汪煤矿有包工柜14个,每柜有工人四、五百人。包工柜即大头子,在大头子下面还有查头子、二头子、帮查头子,大大小小的把头四、五百名。解放初期封建把头继续欺压工人徐州解放后,由于政府对工矿企业的接管采取“原封不动,一律包下来”的方式,在企业内部不免残留着把头势力,在接管之初虽然对民愤极大的封建把头进行了处理,但是,在搬运、建筑、煤炭等行业,封建把头依然把持着劳动用工、劳动分配的支配权,肆意欺压工人。
  在运输业,封建把头对搬运工人明目张胆的剥削虽然有所收敛,但对工人劳动所得的抽成率仍达30%,有的把头公开抽成,有的把头暗中抽成。包工柜头子姜文举、郭兴运两人对工人的剥削依然如故,其抽成率高达65%,并且还强迫工人为他作无偿劳役。营造业(建筑业)的私营包工头(把头)借承包土石方工程的机会,对一建筑工地的4000多工人进行了残酷剥削。大柜(大把头)转包给二柜(二把头),层层剥削。首先是克扣工人的工资,把头公司承包出的石方工程,每立方的工费是31.4斤小米,转包给工人即是23斤小米,从中剥削8.4斤。仅此一项一个工程下来,剥削工人工资就达527830斤小米。新民营造厂(建筑公司)大把头宗树德拖欠工人工资达两个月,工人蒋良玉、王承春向其索要工资,他竟利用爪牙将工人开除。宗树德还鹭鸶腿上劈精肉,在他所包的石方工程中剥削出551040斤小米,工人拼命干活却拿不到多少工资。宗树德剥削工人的血汗钱,个人却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他雇用3个通讯员,1个炊事员,经常出入聚福楼菜馆,大吃大喝,还包养妓女。
  贾汪煤矿在1949年取消了包工柜,建立了劳动组合班,全矿8000多工人编为9个劳动组合班,下分18个组,但由于采取包下来的政策,原班人马并没改动,劳合班的小组长也大部分是由过去的大小把头担任,旧的劳动组织表面上接受矿行政领导,但实际上封建把头依然保持着对工人暗中压迫和剥削。在井下的大小把头在管理上依然享有特权,可以任意毒打工人、吞吃工资甚至开除工人。贾汪煤矿1950年上半年工会处理的打人事件数百件,打人的不是把头就是把头指使他人打人的。仅封建把头张正盘1人,被他打成残废的就有24人之多,工人任明被打后神经错乱,10年后就死了。工人们反映:改成劳合班,晴了半个天。发动工人废除封建把头制度1950年3月31日政务院发布《关于废除各地搬运事业中封建把持制度暂行处理办法》,此后,根据徐州市委的指示,各工矿企业在建立党、团、工会组织的基础上,开展了废除封建把头制度斗争。
  搬运工人有4000多人参加了废除封建把头的斗争,工人们走向控诉台,控诉和揭发了98个大把头、921个小把头残酷压榨工人获取工人血汗钱的事实,让大小把头威风扫地。在此基础上于10月8日成立了徐州搬运公司,下设四个办事处,22个大队,把搬运业的管理权回归到了工人,保持了政府对搬运业的领导权,封建的把头制度一去而不复还。
  营造业(建筑业)的废除封建把头的斗争在市政府的监督下进行,市劳动局和市总工会及其他部门抽调8人组成工作组,前往各工地进行了检查。工人们见到工作组格外的亲切,主动向工作组反映情况,一建筑工地上的大把头史庆雨、裴玉汝,二把头刘生智,小把头焦洪福、张立明、胡凤喜、程庆坡、郭兴邦、张东年均有严重的剥削工人和贪污的行为,因触犯了法律,9个把头全部移送到法院听候处理。在对封建把头的不法行为进行清算后,于1951年初成立了徐州市建筑业劳动力调配所,下分设4个办事处。调配所成立后,立即展开登记工作,共登记建筑业技术工7211人,普通工4184人,技术工中有木工156人,瓦工1414人,石工2129人,开山工630人,其他工种470人。登记后按地区、工种,以办事处、派出所、勤务区的管理范围分别组成4个大队、2个小队、436个小组,统一调配建筑工人,从封建把头手中夺回了劳动用工的调配权和工资的分配权。
  贾汪煤矿废除封建把头制度斗争进行了5个多月。批斗封建把头1950年3月,贾汪煤矿抽调30名干部成立了劳动组织改造委员会,制订废除封建把头的计划。贾汪煤矿的废除封建把头斗争从韩桥矿开始。3月25日,装卸工人用血汗事实控诉封建把头王铎对工人的压迫和剥削,进行面对面的说理斗争。夏桥矿废除把头斗争从5月2号由点到面展开,矿党委针对部分职工“怕把头报复”、“没有把头生产无法管理”等思想顾虑,运用黑板报、标语和《贾汪矿工报》等形式,宣传废除把头的意义和政策,启发工人的觉悟。1950年7月18日,贾汪煤矿召开了声势浩大的反把头斗争大会,控诉和斗争罪恶滔天的头号把头张正盘。那天天气炎热,但是与会6000多名矿工早早地来到会场上,会场的四周写满了标语。“坚决打倒封建把头制度!”、“废除封建把头制,工人见晴天!”“中国共产党万岁!”。当大会主席宣布对大把头张正盘控诉开始时,上百名矿工拥上主席台,很多矿工泣不成声,工人田振海控诉道:“1938年3月间,我在南斜井东平巷推木车,因为腿碰伤了,小车不能推得很快,张正盘过来,举起镐就打,打得全身鲜血直流,打过以后,张正盘还不甘心,第二天叫他的几个狗腿子拦着我又是毒打一顿,当场就把我的腿打断了。工友们把我送回家,成了一个残废人,只有带着老婆孩子沿街乞讨。”一个被侮辱的妇女走向台来揪起张正盘的头发。一个老太婆的儿子让张正盘害死了,她哭诉着要啃张正盘的肉。张正盘克扣工人工资、贪花红、吃空头,强迫工人给他送礼,一桩桩一件件把反把头斗争大会的气氛推到了顶点,矿工一致高呼:枪毙恶霸张正盘!要求人民政府给工人撑腰。政府接受了工人的要求,判处张正盘死刑,立即执行枪决。
  控诉大会后全矿共撤销把头437名,其中留用改造254名、监督劳动144名,政府法办16名。1950年贾汪煤矿废除封建把头制度,宣布成立新的劳动组织赔偿剥削所得的8名,没有民愤且表现较好的10名把头调任技术员和班组长。全矿劳合班一律改为井、段、组三级管理组织。夏桥井6个段、韩桥井4个段,每段2—4个组。在斗争中培养2278名积极分子,从工人中提拔各级管理干部705名,提拔脱产工会干部12名,发展党员12名。至8月底,贾汪煤矿废除把头的斗争结束,宣告封建把头压迫剥削工人制度从此彻底根除。工友们情不自禁地欢唱:“1950年,把头钻了坛,民主管矿山,工人见青天。”
 
资料来源:
1、1959年版《徐州工人运动十年史》(初稿)
2、1959年版《徐州市十年来的劳动工作》(初稿)
3、《徐州矿务局志》
4、《徐州交通志》
5、董玉岭《铜山脚行》
(编辑:学宣委) 点击:
推荐